全国服务热线:021-6079 3550

当前位置:首页关于火柴人火柴人热点幼儿家庭生命教育中主干家庭应对教育行为的初探

火柴人热点

幼儿家庭生命教育中主干家庭应对教育行为的初探

幼儿家庭生命教育中主干家庭应对教育行为的初探

紫薇实验幼儿园  宓蓓超

 

家庭教育,是大教育的组成部分之一,是学校教育社会教育的基础。家庭教育是终身教育,在人的一生中起着奠基的作用。著名心理专家郝滨老师曾说过:家庭教育是人生整个教育的基础和起点

在当下的家庭教育中,家长因为“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观念,家庭教育的重点越来越多的放在了文化知识的传授以及幼升小的应试能力的培养方面而忽略了对生命的保护以及关怀,致使幼儿出现了许许多多的生命问题。

针对这一现状,本文通过研究探索主干家庭中家庭生命教育中应对教育行为的现状,梳理问题,并尝试探索幼儿教师指导和干预家长应对教育行为的基本方式,形成具有可操作性的,指导家长进行家庭生命教育的形式。

关键词:家庭生命教育、主干家庭、应对教育

 

一、幼儿家庭生命教育中主干家庭应对教育行为的现状

生命教育这一概念最早由美国杰·唐纳·华特士于1968年正式提出并实践,于20 世纪90 年代中期在我国大陆地区兴起。“生命教育”是指遵循幼儿生命特性和成长规律的基础上,教育并引导幼儿“认识生命、保护生命、热爱生命、尊重生命”,从而提高幼儿“生存技能、生活质量、生命价值”的能力的教育。

而家庭作为教育的第一场所,家庭教育作为大教育的组成部分之一,是学校教育社会教育的基础。它在建立幼儿的生命意识、认识生命价值、切实的感受生命起着奠定基础的作用,对幼儿建立终身的生命的价值观念,形成着生命特有的精神品质有着巨大的影响。

有鉴于此,上海紫薇实验幼儿园在2014年对新入园的8个小班班级幼儿家长中开展了《基于儿童世界的生命教育的研究》的调研。本次调研以问卷调查为主。幼儿园设计了家长调查问卷,内容包括两个方面:1.孩子对生命的认识、情感和行为;2.幼儿家庭生命教育状况。通过对基础三园340位幼儿家长调查数据对比,着力分析影响各班幼儿对待生命的发展水平、家长应对教育行为的因素,目的在于根据各班实际,有侧重、有针对性开展家庭生命教育指导,提升家长的生命教育理念、能力和水平。具体数据图,详见如下:

1.      幼儿家长家庭生命教育水平的比较

1-1-1.紫薇园新小班家长生命教育各项目的平均水平

班级

教育观念

教养态度

教育能力

主动教育

应对教育

环境创设

家庭教育

1

15.9286

18.5714

14.2857

18.0000

18.3571

17.6786

102.8214

2

16.4400

17.9200

14.1200

17.9200

18.6800

17.3600

102.4400

3

15.7308

18.5769

14.0769

17.8077

18.3462

17.8077

102.3462

4

16.5769

17.8077

14.8400

17.5385

18.1154

17.5000

102.5600

5

15.5926

17.8519

13.5185

17.2222

18.0741

17.1111

99.3704

6

16.7778

18.0741

14.2222

18.5556

19.1111

18.1111

104.8519

7

16.3200

18.1200

14.6800

18.4000

18.7600

18.2000

104.4800

8

15.4286

18.7143

14.5714

18.3214

18.5714

18.1429

103.7500

总计

16.0896

18.2123

14.2844

17.9717

18.5000

17.7406

102.8246

 

1-1-2.紫薇园新小1班幼儿家长家庭教育各项目平均数在三园新小班总体中的标准分

 

N

均值

Zscore(教育观念)

28

.0573872

Zscore(教养态度)

28

.2943674

Zscore(教育能力)

28

.0433939

Zscore(家长生命教育素质)

28

.1502175

Zscore(主动教育)

28

.0953388

Zscore(应对教育)

28

.0060387

Zscore(环境创设)

28

.0257850

Zscore(教育行为)

28

.0466584

Zscore(家庭生命教育)

28

.1128411

有效的 N (列表状态)

28

 

 

1-1-3.紫薇园新小班各班级家长应对教育行为各项目的平均数

班级

17应对行为:解答疑惑

18应对行为:满足要求

19应对行为:肯定行为

20应对行为:应对反应

应对教育

1

4.64

4.64

4.64

4.43

18.3571

2

4.64

4.72

4.80

4.52

18.6800

3

4.46

4.65

4.65

4.58

18.3462

4

4.50

4.54

4.65

4.42

18.1154

5

4.41

4.52

4.70

4.44

18.0741

6

4.78

4.78

4.93

4.63

19.1111

7

4.64

4.80

4.84

4.48

18.7600

8

4.61

4.68

4.75

4.54

18.5714

总计

4.58

4.67

4.75

4.50

18.5000

 

2.      幼儿家庭基本情况的比较

 

1-2-1.紫薇园新小1班幼儿不同家庭结构类型的频数和比率(%

 

频率(人)

百分比%

核心家庭

8

28.6

主干家庭

20

71.4

合计

28

100.0

 

1-2-2.紫薇园新小1班幼儿两类家庭家长各项应对行为平均数的比较(独立榜样t检验)

 

11家庭结构类型

N

均值

标准差

p

应对教育

核心家庭

8

17.3750

1.99553

.065

主干家庭

20

18.7500

1.58529

17应对行为:解答疑惑

核心家庭

8

4.38

.518

.065

主干家庭

20

4.75

.444

18应对行为:满足要求

核心家庭

8

4.25

.463

.005

主干家庭

20

4.80

.410

19应对行为:肯定行为

核心家庭

8

4.38

.518

.065

主干家庭

20

4.75

.444

20应对行为:应对反应

核心家庭

8

4.38

.744

.783

主干家庭

20

4.45

.605

 

从表1-1-1可以看出小1班家长“教育观念”、“应对教育行为”平均水平低于紫薇实验幼儿园新小班平均值,从表1-1-2可以看出小1班的幼儿家长“应对教育行为”平均水平与三园小班平均值持平。而从表1-1-3可以看出“应对教育行为”中除“三17应对行为:解答疑惑”外,“三18应对行为:满足要求”、“三19应对行为:肯定行为”、“三20应对行为:应对反应”和“应对教育总体”的平均水平均低于本园年级平均水平。

通过对小1班家庭基本情况进行比较研究发现(见表1-2-1),幼儿家庭中主干家庭20户,核心家庭8户;主干家庭占了全班家庭数的71.4%。通过对幼儿两类家庭家长各项应对行为平均数的比较发现(见表1-2-2),小1班的基础调查结果与三园不同的是,本班幼儿主干家庭在应对教育及其各组成成份的平均水平均高于核心家庭,而且在满足幼儿合理要求上的差别具显著性意义。由此,我们将围绕“家庭生命教育中主干家庭应对教育行为的研究”进行研究。

经过分析发现小1班的家长亟需提升在家庭生命教育中的应对教育行为水平,加强“满足要求”、“肯定行为”、“应对反应”和“应对教育总体”的能力。

二、核心概念

(一)家庭教育

家庭教育,是大教育的组成部分之一,是学校教育社会教育的基础。在美国家庭教育通常称为家庭生活教育,夸美纽斯称之为母亲膝前的教育。赵忠心在《家庭教育》中指出:按照传统的说法,家庭教育是指在家庭生活中,由家长,即由家庭里的长者(其中主要是父母)对其子女及其他年幼者实施的教育和影响。这是狭义的家庭教育。广义的家庭教育是指家庭成员之间相互实施的一种教育。 在家庭里,不论是父母对子女,子女对父母,还是长者对幼者,幼者对长者,一切有目的、有意识施加的影响,都是家庭教育。邓佐君在《家庭教育学》一书中介绍了郑其龙、赵忠心等家庭教育的观点,并指出:一般认为,家庭教育是在家庭生活中发生的,以亲子关系为中心,以培养社会需要的人为目标的教育活动,是在人的社会化过程中,家庭(主要指父母)对个体(一般指儿童青少年)产生的影响作用。李天燕在《家庭教育学》中指出:现代家庭教育是指发生在现实家庭生活中,以血亲关系为核心的家庭成员(主要是父母与子女)之间的双向沟通、相互影响的互动教育。家庭教育有直接与间接之分,直接的家庭教育指的是在家庭生活中,父母与子女之间根据一定的社会要求实施的互动教育和训练;间接的家庭教育指的是家庭环境、家庭气氛、父母言行和子女成长产生的潜移默化和熏陶。现代家庭教育应该包括直接和间接的两个方面。

结合上述关于家庭教育的相关定义,本研究中,幼儿家庭教育是对幼儿进行的一种与学校教育、社会教育并存的教育形式。是家长(主要指父母、祖父母和外祖父母)在家庭生活中,通过言传身教、生活方式、情感、交流等方式,对子女进行三道教育,即为生之道,为人之道,为学之道。

(二)生命教育

    生命教育是指遵循幼儿生命特性和成长规律的基础上,教育并引导幼儿“认识生命、保护生命、热爱生命、尊重生命”,从而提高幼儿“生存技能、生活质量、生命价值”的能力的教育。

这是一种全面关照生命多层次的人本教育,是一个以“全人教育为核心、以“人与自我的关系”、“人与他人的关系”、“人与环境的关系”、“人与动植物的关系”4个横向维度和“认识生命、保护生命、热爱生命、尊重生命”4个纵向维度构成的有机教育整体。

(三)家庭生命教育

家庭生命教育对幼儿进行的一种与学校教育、社会教育并存的教育形式。是家长(主要指父母、祖父母和外祖父母)在家庭环境中,遵循生命的发展规律,以血缘亲情为纽带,以儿童健全的物质生命(即自然生命)为保障,通过言传身教、环境创设、情感交流等方式,引导幼儿“认识生命、保护生命、热爱生命、尊重生命”,从而提高幼儿“生存技能、生活质量、生命价值”的能力的教育。

(四)主干家庭

主干家庭的概念最早由法国社会学家F.勒普累提出。主干家庭又称直系家庭。主干家庭通常包括祖父母、父母和未婚子女等直系亲属 3代人。中国社会学家潘光旦在《中国之家庭问题》一书中称主干家庭为折衷制家庭,认为它有大家庭之根干,而无其枝叶,是大家庭和小家庭间的折衷形式。

(五)应对教育行为

    根据幼儿的问题所采取的对应的解决和教育的行为。

三、主干家庭生命教育的特点、影响因素以应对策略

(一)主干家庭生命教育的特点

     家庭生命教育是从生命的层面深入思考的新时期的家庭教育。家庭生命教育对幼儿进行的一种与学校教育、社会教育并存的教育形式。是家长(主要指父母、祖父母和外祖父母)在家庭环境中,遵循生命的发展规律,以血缘亲情为纽带,以儿童健全的物质生命(即自然生命)为保障,通过言传身教、环境创设、情感交流等方式,引导幼儿“认识生命、保护生命、热爱生命、尊重生命”,从而提高幼儿“生存技能、生活质量、生命价值”的能力的教育。家庭生命教育科学、有效的开展能够提升幼儿的生命精神世界,塑造儿童的生命价值观,奠定幼儿对生命意义的了解,培养有健康生命观的人。而主干家庭及核心家庭由于家庭成员组成的不同,孩子的主要教研对象的不同有着其各自的特点。

1. 祖辈作为配合教养人

3-2-1.紫薇园小班各班级四项目的比率(%)

 

独生子女

主干家庭

不信教

祖辈为主

1

82.1%

71.4%

82.1%

25.0%

 

3-2-2.紫薇园新小1班幼儿主要教养人的频数和比率(%

 

 

频率(人)

百分比%

爸爸

9

32.1

妈妈

12

42.9

祖辈

7

25

合计

28

100.0

通过对家长们进行访谈发现,在主干家庭中幼儿与生命教育有关的一些要求更容易获得满足。主干家庭的成员一般由祖父母(外祖父母)、父母和幼儿三代共同组成。相较于核心家庭的父母和幼儿的组成模式主干家庭的人口多,层次关系比核心家庭复杂。在主干家庭教育的生命教育过程中,幼儿的教育着不仅仅有父母同时也有祖父母。往往会出现“1+3”甚至是“1+5”的教育模式。所谓“1+3”的教育模式,即1位主要教育者和3位配合教育者的家庭教育模式,而所谓的“1+5” 的教育模式,即1位主要教育者和5位配合教育者的家庭教育模式。俗话说,“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在主干家庭中,家庭生命教育的模式也是如此。小1班的主干家庭占了班级家庭总数的71.4%,但是以祖辈作为主要教养人的家庭仅占班级总家庭人数的25%,以父亲作为主要教养人的家庭仅占班级总家庭人数的32.1%,以母亲作为主要教养人的家庭仅占班级总家庭人数的42.9%本。由此可见,本班幼儿的主要教养者中母亲所占比例最多,父亲次之,祖辈最少。换言之,在主干家庭中,祖辈更多的是以配合教育者的身份出现而非主要教养人。

2.         教育者关注点的不同与统一

由于主干家庭中幼儿具有1位主要教养人和多位配合教养人,而每一位教养人在家庭生命教育中的关注点各不相同,这也就造成了幼儿在生命教育的不同方面的需求获得了更多的满足。通过访谈我们发现,母亲与父亲作为家庭生命教育的主要教养人更多的是关注幼儿认识生命的知识普及和热爱生命的情感培养。且在认识生命的知识传授过程中十分注意其理论的系统性和完整性。而祖辈作为家庭生命教育的配合教养人更多的是培养幼儿保护生命的意识、技能和能力。且以随机教育为主,缺乏系统性。虽然祖辈和父母在对幼儿进行家庭生命教育时关注的侧重点各有不同,但却统一是在家庭生命教育这一大主题之下。这也就使得主干家庭相较于核心家庭而言,对于家庭生命教育在统一的前提下显得更加的多样化。

3.    教育时间更加的充裕

由于现在社会生活节奏的加快,核心家庭中的父母亲往往都是双职工,父母亲都需要在工作中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除此之外,下班后核心家庭的父母还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在料理家务之上,这也就造成了核心家庭中的父母在幼儿家庭生命教育中能够花费的时间和精力大大的减少了。而主干家庭中,祖辈有大多已经退休,在工作中不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他们没有了工作负担,社会活动和与外界交往明显减少,有足够的时间由自己任意支配。这也就弥补了父母需要花费在料理家务上的时间和精力,使得父母作为主要教养人可以运用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对幼儿进行家庭生命教育。同时祖辈作为配合带养者,也有充分的时间和精力直接对孩子进行家庭生命教育。

(二)影响主干家庭生命教育的特点的因素

    通过观察比较和访谈分析,发现本班家长绝大多数都对于开展家庭生命教育保持这肯定和支持的态度。而其中影响主干家庭生命教育的因素除了一般家庭教育中普遍存在的:幼儿性别差异、父母祖辈的受教育程度、家庭经济结构、宗教等因素外,在整体上影响主干家庭生命教育中家长应对教育行为的因素,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1.         家庭关系

在主干家庭中,一般存在三代人,即第一代的祖辈,包括祖父母和外祖父母,第二代的父母以及第三代的幼儿。相较于核心家庭的父母与幼儿的组合,主干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更家的复杂,不仅仅包括父母之间的夫妻关系、父母与幼儿之间的亲子关系,还包括祖父母与父亲的亲子关系,外祖父母与母亲的亲子关系,祖父母与外祖父母之间的亲家关系,祖父母与母亲之间的婆媳关系,外祖父母与父亲之间的翁婿关系。而和谐的的家庭关系,使得主干家庭之中这种复杂的关系得到了妥善的处理,主干家庭成员之间相互协作,相互沟通。能够倾听和理解彼此的家庭教育理念和家庭教育应对行为。通过成员之间的相互协商,分配彼此在家庭生命教育中承担的角色和任务,使得彼此之间围绕着家庭生命教育分清主次对幼儿进行协调一致的教育。

如通过访谈我们发现,本班级中家庭生命教育应对能力较高的主干家庭,第一代祖辈之间,即祖父母和外祖父母之间的关系十分融洽,而第一代祖辈和第二代父母之间的关系也十分的和谐。同时两代人会定期召开“家庭会议”以讨论对于幼儿的家庭生命教育的教育理念。

2.         祖辈对生命教育的认识

通过日常观察和访谈我们发现,祖辈对生命教育的认识程度从很大程度上影响着主干家庭生命教育的应对教育行为。由于生命教育在我国兴起是在20世纪90年代,这也就造成了祖辈对于生命教育认识的缺乏或者是对于生命教育的认识存在片面性。在学期之初,我们通过对班级的祖辈进行抽样访谈发现,有2%的祖辈表示从未听过生命教育这一概念,而85%的祖辈对于生命教育的认识停留在“认识生命”和“保护生命”这两个层面,另有13%的祖辈将“生命教育”与“安全教育”画上了等号。

由于祖辈自身对于“生命教育”认识上的不足和片面,造成了祖辈在对幼儿进行家庭生命教育时,更多的将家庭生命教育的重点放在了“保护生命”的层面。同时,由于祖辈理论知识的缺乏和实践经验的丰富,她们的家庭生命教育存在“随机性”。他们对幼儿进行的家庭生命教育往往是在幼儿进行提问或者做出了存在安全隐患的行为之后的,且在指导的过程中以切实可行的方法或者是被动消极的安全教育为主。

如在访谈中,贝贝的奶奶告诉我们,有一次贝贝在家中进行剪纸活动,结果奶奶一转身就发现贝贝用小剪刀将自己的一小撮头发给减掉了。面对这个情况,奶奶马上拿走了贝贝手中的小剪刀,并对贝贝说:“剪刀是很危险的,不能随便拿来玩。不然很容易让自己流血受伤。”

3.         退休后祖辈拥有大量可自由支配的时间

随着社会的发展,父母的工作时间越来越久,工作压力也越来越大,这也就使得工作占据了他们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而核心家庭的父母在业余时间还需要花费时间和精力来处理家务等琐事,这使得他们在对幼儿进行家庭生命上的时间和精力大大减少。而主干家庭则恰恰相反,祖辈退休之后他们拥有大量的可自由支配的时间和精力。有些祖辈会帮助主干家庭中的第二代即父母处理生活中的家务琐事,让父母有更多的业余时间陪伴幼儿,对幼儿进行家庭生命教育。而父母业余时间对孩子的关注和陪伴,对幼儿生命教育显得十分的重要。这也就是祖辈间接的参与到了家庭生命教育之中。

除此之外,还有许多祖辈家长会直接的参与到幼儿的家庭生命教育之中,如和幼儿一起养育照顾动植物,带这幼儿外出鼓励幼儿与他人友好交往,让幼儿在真实生活中感受“人与他人”之间的关系。

综上所述,主干家庭中由于祖辈拥有大量可自由支配的实践,促使幼儿获得了更多接受家庭生命教育的机会和时间。

(三)改善主干家庭生命教育中应对教育行为的策略

1.建立和谐的家庭关系,确保家庭生命教育中幼儿需求的满足

主干家庭的家庭生命教育效果不如人意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家庭教育的方式不统一。这种情况在许多主干家庭中的随处可见,祖辈由于和第三代的幼儿隔了一辈,往往会更加的宠溺和痛爱。有时会发生父亲或者母亲在对幼儿进行家庭生命教育时,祖辈由于意见不一致或者过分的宠爱幼儿而与父母唱反调的行为。镜头一:

周末在家,包子向妈妈提出想学着制作南瓜饼和自己的好朋友进行分享。听了包子的话妈妈带着包子到厨房教他制作南瓜饼。包子站在小板凳上认真的的跟着妈妈用小勺子将糯米粉倒入盆,再倒糯米粉的过程中不小心将部分糯米粉撒在了桌子上,外婆看到了,立刻冲进来厨房说:“哎呀,他这么小能做什么啦。你看看把这里弄得到处都是,脏也脏死了。”包子妈妈无奈的对外婆说:“妈,没事的,一会儿我和包子一起将厨房整理干净。”听了包子妈妈的话,外婆不甘愿的走到客厅坐好,看着包子和妈妈继续做南瓜饼。过了一会儿,南瓜饼做好了,妈妈和包子一起去取出底锅准备煎南瓜饼。外婆看着妈妈点上燃气灶,放好平底锅,倒进食用油然后指导包子将做好的南瓜饼放进油锅,再也忍不住,一下子冲进厨房厨房,怒气冲冲的对妈妈说:“厨房又不是他玩的地方咯,菜刀、灶头都很危险的呀。万一油锅里的油溅到包子烫伤了怎么办啦!”说着就将包子从小板凳上抱了下来,赶出了厨房。包子看看妈妈,再看看外婆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镜头二:悠悠奶奶家养了一只养的可爱的小狗,悠悠非常的喜欢。随着小狗的年龄逐渐地增加,他越来越衰弱。有一天,小狗离开了悠悠。悠悠看着一动不动的小狗非常的伤心,问爸爸:“爸爸,小狗是死了吗?我还能再和小狗一起玩吗?”爸爸摸着悠悠的小脑袋对悠悠说:“悠悠,小狗死了。他不能……”爸爸的话还没有说完,奶奶就打断了爸爸的话,拉住了悠悠的小手一边带着又有往外走一边说:“悠悠乖啊,悠悠不哭。奶奶带你去买你喜欢的玩具,好不好?我们不哭了啊。”晚上回家,奶奶对爸爸责备说:“悠悠还小嘞,你和他说什么死不死的,要吓坏小孩子的你知道哇?”爸爸看了看奶奶无奈的点点头。

分析:由此可见,祖辈和父母教育观念和行为的不一致,往往会使幼儿无所适从,不仅仅起不到良好的家庭生命教育效果甚至可能会有反效果。主干家庭中需要建立良好的家庭关系,加强祖辈和父母之间有关幼儿教育的交流和协商,确保给予幼儿一个统一的家庭生命教育方式。

镜头三:

了解了镜头一的情况之后,我们进行了个别化的家庭教育指导。通过交流得知外婆一名点心制作高手,利用这一特点我们邀请了热心的外婆来到幼儿园,进行家长进课堂活动“中华传统点心会”。在活动的前提准备过程中,我们通过与外婆交流、分享幼儿在园活动情况等方式更新了她的幼儿生命教育理念;在实际的授课过程中,外婆感受到了孩子们的求知欲、探索的兴趣和参与活动的积极性。同时,外婆也了解到了如何在满足孩子兴趣的同时对他们给予一定的保护,增强幼儿自我保护的能力。进课堂活动过后不久,包子迫不及待地告诉我“宓老师,昨天我在家和外婆一起做了南瓜饼啦!”看到他兴高采烈的样子,我就追问道,“哇,那你们怎么做的呀?”包子说:“外婆给我垫了一个小凳子,还带了袖套,她抓着我的手一起把南瓜饼在锅里翻了一个面,就像这样。”小家伙一边说一边手舞足蹈地表演给我看。

通过案例我们可以看出,营造一个和谐、良好的家庭关系,祖辈和父母之间多进行沟通,能够彼此理解、彼此包容,以协调统一的方式对幼儿进行家庭生命教育,有助于幼儿更好的感受生命、认识生命、保护生命。

2.正确认识生命教育提升祖辈的的家庭生命教育应对教育能力和观念

通过访谈发现祖辈对于生命教育的观念有误区。这也就势必使得祖辈在间接或直接对幼儿进行家庭生命教育之时无法做出真确的回应。所以,我们应该帮助祖辈家长正确了解和掌握家庭生命教育的知识。这其中幼儿园能够通过定期举办“祖辈讲座”,邀请专家来为祖辈家长从理论上系统的、正确的认识生命教育;也可以借助现代化的微信媒体,为祖辈们设立一个微信群,定期为他们推送一些与生命教育有关的知识,建立一个方便他们相互之间对生命教育进行学习和探讨的平台。

同时帮助祖辈家长转变传统的有关于生死教育的观念。由于受到传统文化的禁锢,祖辈家长对于生死往往是三缄其口。当幼儿提出与生死有关的问题时,祖辈家长采取的往往是回避或者是斥责的应对教育行为。而究其原因是对于生命教育认识的片面以及思想观念上禁锢。所以,足有让祖辈正确的认识生命教育的观念,了解生死教育对于幼儿的必要性从根本上转变他们的教育观念,才能改变他们在家庭生命教育中的应对行为。

由此,我们将通过家庭教育指导的多种模式,根据不同家庭的需求,来提升祖辈对于生命教育的认识,让他们能够直接或间接的理性地指导孩子,对幼儿的家庭生命教育的应对教育行为不再敷衍、回避、斥责而能够直面为题给予解答。使得幼儿对于生命教育的要求得到满足,有关生命教育的行为得到肯定行为,家长的应对反应更加的科学有效。

3.了解幼儿年龄特点采取正确家庭生命教育应对教育方式

如前文所说,祖辈由于“隔代亲”以及系统的家庭生命教育知识的缺乏,使得他们在家庭生命教育应对教育中会采取一些错误的应对教育方式,如:回避、复验、斥责等,缺乏在家庭生命教育中的肯定行为。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们的教育经验更多的是来自于自己对于子女教育的实践之中而缺乏科学的对于幼儿年龄特点的了解。所以,我们应该帮助祖辈家长了解幼儿的年龄特点,并为他们介绍一些切实可行的家庭生命教育方式:

l   实践体验

幼儿的年龄特点、认知水平等决定了幼儿的生命教育是不能以说教的形式进行的。所以在应对幼儿有关生命教育的问题时,为了让幼儿更好的了解和掌握生命的启蒙教育解决幼儿的困惑时,家长们可以采取以实践体验为主的应对方式,让幼儿在轻松愉快的情境下,通过体验和探索来更好的掌握生命的启蒙教育。

       如:在认识生命的层面上,家长在和幼儿进行介绍时,书本虽然是不错的选择,但是真实的动植物却能给孩子以更加直观的感受。面对真是的动植物,幼儿在可以通过多种途径的观察感受(如:触觉、嗅觉、视觉、听觉、味觉)、照顾的过程中对于动植物的外形特征(如:形状、颜色、触感等)、生长习性(如:植物对于水分、阳光的需求,动物过冬的方式等)有一个直观而又科学的认识。同时这样实践体验获得家庭生命教育的方式也更加的符合幼儿的年龄特点和心理需求。

l   演练游戏

保护生命是生命教育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现在大多采取的是被动消极的教育方式。即禁止幼儿做一些存在安全隐患的行为或者是当发生意外之后在对幼儿进行说教。但这种家庭生命教育应对教育行为并不符合幼儿的年龄特点而且效果也不理想。

所以在对幼儿进行保护生命的教育时应考虑到偶尔的年龄特点,采取以演练和游戏为主的应对教育形式。如:家长提出和幼儿一同进行受伤急救的游戏。家长和幼儿共同扮演医生,为受伤的小动物进行治疗。在游戏的过程中,幼儿可以通过救治小动物来了解一些自救方法。如:浅小的伤口可以采用贴邦迪的方式止血,当发生重大意外时可以拨打120的电话请求救护车的帮忙,正确的使用纱布止血的方式等等。通过游戏的形式,幼儿在轻松愉快的氛围中了解了自救的一些基本方法,同时游戏的反复进行也能使她的经验得到进一步的巩固。

l   随机教育

情感的产生有着其随机性和不可预测性。但是当幼儿产生“热爱生命”的情感时,家长们可以抓住这个机会对幼儿进行随机的家庭生命教育。如:同伴过生日,邀请幼儿一同参加生日宴会时。家长可以抓住这个机会让幼儿说说自己与同伴之间的发生的趣事,让幼儿感受生命的美好,激发幼儿热爱生命的情感。并可以通过进一步的引导让幼儿了解同伴的邀请是源于同伴对于自己的友爱。同时引导幼儿如何将自己对于同伴的友爱传递给同伴。

随机教育,是家庭生命教育应对教育中十分有效的一种形式,但这需要家长对于幼儿生命教育的关注以及自身丰富的生命教育知识和正确的生命教育观念。

l   直面生死

生死问题在我国由于传统观念的束缚一直被家长在家庭生命教育中所规避。其实,在这方面我们可以向西方国家学习,让孩子们知道生与死是每一个生物生命之旅中的必然阶段。就像孩子读完小班会进入中班一样自然。而不要过分的渲染死亡的恐怖氛围。

在日常生活中,家长们可以选择一些与此相关的绘本,如:“汤姆的外公去世了”。除此之外,可以利用饲养动植物的机会,让幼儿直面动植物的死亡,特别是动物的死亡。可以通过为小动物举办葬礼,回忆和小动物的过往等,让孩子们将关注点放在回忆生命的美好,了解生命的唯一性,知道保护生命的重要性。

今后,我们将会对现有的研究成果进行实践和验证,同时也将对实践结果进行分析,再围绕“幼儿家庭生命教育中主干家庭应对教育行为”作进一步深入的研究。

 

参考文献:

1.   教育部.幼儿园教育指导纲要(试行).

2.   上海市教育委员会.上海市学前教育课程指南[M].上海教育出版社,2004

3.   赵忠心. 家庭教育学:教育子女的科学与艺术[M].人民教育出版社,2001

4.   张爱莲. 06 岁生命教育课程的创建与实施,上海教育科研,2014.6

5.   韩晓赟. 生命教育基本理论问题探讨[J]. 海南师范大学 , 2013

6.   郎玮. 中国生命教育的现状及发展趋势[J]. 吉林大学 , 2013

7.   王发. 变被动教育为主动教育[N].承德日报,2014-11-11.

8.   董微. 幼儿生命教育的困境及相关策略研究[J],健康教育,2011,12.

9.   唐小冬. 幼儿生命教育面临的困境及其策略研究[J],教学研究,2011,6

10.  雷静,谢光勇.近十年来我国生命教育研究综述[J].教育探索,20055):92-94.

11.  李芳,朱家雄.幼儿生命教育可能存在问题的研究[J].幼儿教育(教育科学版),200678):24-29.

12.  邓美德.幼儿生命教育的现实困境与对策[J].天津市教科院学报,2013

13.  林梅梅.幼儿生命教育的现实考察及策略思考[D].山东师范人学,2010.

14.  王云峰, 冯维. 对生命教育内涵的诠释[J]. 教学与管理,2006(2).

15.  宋晔.一个亟待关注的课题:生死教育[J].上海教育科研,20032):

16.  丘亚平.生命教育:幼儿教育的思考原点[J].幼儿教育(教育科学版),20066):8-15.

17.  苏海针.生命教育内涵之综述[J].继续教育研究,20083):50-52.

18.  郑晓江.生命教育需要用生命去涵养[J].思想理论教育,20084):9-11.

19.  张振成.生命教育的本质与实施[J].上海教育科研,200210):4-6.

客户热线:
021-60793550